男排名将张晨:全华班影响不大 疫情打乱生活节奏

男排名将张晨:全华班影响不大 疫情打乱生活节奏
图片来源中国排协  北京时间8月19日消息,2019-2020赛季中国男排超级联赛将于8月20日重启,比赛将以封闭、空场、赛会制的形式在国家体育总局秦皇岛训练基地进行。前中国男排国手、江苏男排队员张晨,作为球队的定海神针,将率领江苏男排力争佳绩。  由于疫情原因,中国男排联赛自一月份进行一轮比赛后就陷入了停滞的状态。直到排协宣布8月20日复赛,男排队员已经在各自的集训基地封闭训练长达六个月之久。对于突如其来的变化,张晨认为疫情完全打乱了运动员的生活,“疫情期间都是比较艰难的时候,长久的封闭不让出门,运动员整个的生活完全被打乱。正常情况我们一个礼拜训练六天休息一天,休息的那一天可以出去逛逛街,做做自己的喜欢的事情。但是疫情期间整个六个月全部都是关在一个地方,所以还是比较艰难的。”  男排联赛回归各俱乐部的训练备战终于得到了实战的地方,谈到自己和队友的状态,张晨说:“联赛重启还是比较开心的,联赛重启说明疫情得到了控制,我们也可以检验疫情期间六个月封闭训练的效果。我们的状态还是比较好的,六个月的训练对体能的储备这些方面,是很充沛的。”  由于疫情原因排协决定本赛季各支队伍不允许外援参战,男排联赛也变成了全华班之间的较量。对于这一变化,张晨认为影响不是特别大,“外援除了技术给我们带来最多的是职业运动员精神上的素养,技术上虽然有一定的影响,但是影响不是特别大。”  全华班的阵容给了比赛更多的悬念,张晨也指出了江苏男排的优势,“我们队的优势在队伍老中青的结构,年纪大的像我就已经30岁了,年纪小的就只有20多岁,我们队磨合的时间比其他队要长一些。“  目前男排13支队伍已经完成了适应性训练,静待比赛正式打响。再度回到秦皇岛集训基地的张晨感慨颇多,也怀念起了曾经训练的日子,“回到秦皇岛很怀念,这么多年在秦皇岛集训了很长的时间,在这里参加赛会制的比赛,还是很怀念的。现在基地管的特别严,都不让出门。原来还可以在海边走走,现在电视剧不好看没事就多休息。”  (小黑)

前F1领队:梅奔给赛点提供了风洞模型和展示车

前F1领队:梅奔给赛点提供了风洞模型和展示车
前一级方程式车队负责人科林·科勒斯(Colin Kolles)在周日接受德国体育频道sport1的采访时声称,赛点车队收到了梅赛德斯的风洞模型和展示车。  科林·科勒斯在2005年和2006年分别在乔丹车队和米德兰车队任职领队,这也是现今的赛点车队的前身。克勒斯后来负责了HRT和卡特汉姆车队。自2014年底离开F1以来,他一直运营着自己的跑车车队。  赛点车队称,他们依靠梅赛德斯的冠军赛车W10的照片来研发出它的复制品。但科勒斯否认了这一说法,他相信该车队不仅仅是从照片上复制的,而是还有其他来源。  “从照片上看,你不可能复制一辆赛车。不仅仅是刹车管的问题。这是关于整个概念。它不仅仅是从照片上复制的。”科勒斯告诉德国Sport1。  “(他们并非)只有部件,他们还有一些数据信息。有人告诉我,他们有一个60%风洞模型和一辆(全尺寸)展示车作为模板,从中扫描零件,然后转换成CAD数据。否则,这个概念是行不通的。”  60%比例的风洞模型是一级方程式车队可以使用的最大尺寸。科勒斯没有具体说明这两件实物的来源。  他还对梅赛德斯车队负责人托托·沃尔夫提出质疑。据悉,两人之间的重大纠纷发生在2013年年中。  科勒斯质疑沃尔夫和赛点老板劳伦斯·斯特罗尔之间的关系。沃尔夫是梅赛德斯一级方程式车队的股东,今年早些时候购买了阿斯顿马丁公司的股份。  科勒斯说:“作为梅赛德斯集团,我基本上会问自己,为什么梅赛德斯车队的老板总是在度假,在斯特罗尔的游艇上或在Gstaad。在我看来,发生了许多其他事情,但并不完全符合规则。”  “我认为他们有非常非常密切的联系。这是我个人的看法。但这不仅仅是我的看法,其他人也有这种看法。”  上周六,沃尔夫否认了赛点复制他们的赛车已经超出了照片的使用范围的说法,并将相反的说法称为“完全无稽之谈”。  沃尔夫说:“我们知道更多的是从照片上复制赛车。这就是为什么在我看来,继续这一论点完全是无稽之谈。如果有人走上这条路,我将坚定地捍卫我们的品牌。”  梅赛德斯和赛点目前拒绝就科勒斯的言论发表评论。  (露娜)